如何甄别一家专业诚信的论文机构? 咨询电话: 13161669098(李老师) QQ:286399115点击即时交谈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在线留言 | 旧版站点入口  

虚拟生存视域为微博的思想政治教育功能的生成提供“着陆点”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17-05-25 16:18:07

虚拟生存视域为微博的思想政治教育功能的生成提供“着陆点”
      “现实的人”的本身充满了“二律背反”式矛盾,既“是其所是”,又“是其所不是”①。也正是这种“二律背反”促使现实的、具体的、历史的人在实践活动中追求创造新的对象活动,从而也使得虚拟世界由“是其所不是”转化为“是其所是”,由不存在到存在的转变。虚拟与现实的对立统一成就了人的生存状态的二重性。在马克思主义人学视域中我们分析了现实的人的生存、人的本质和人的发展,然而人是“一种完美的缺陷”,也正是这种“完美的缺陷”成为人追求新事物的动力。微博便是在人的缺陷的动力基础上诞生的一种比特存在物。表面上看来我们只看见微博用户在使用微博,看见实实在在的人在使用微博,但事实上却实实在在存在着一个我们看不见、摸不着的虚拟世界。那么在这个虚拟世界中微博思想政治教育又何以可能?
    1.微博的思想政治教育功能“软着陆”于人的思想
    正如高清海所说的,人身上充满了“二律背反”式矛盾,对于微主体来说,在虚拟世界中,他们既是非纯现实,又非纯虚拟。他们同时具有现实与虚拟的特点。在进入虚拟世界之前我们是实实在在的主体,是可以摸得着看的见的,思想政治教育功能就把我们这一实实在在的主体作为着陆点,观察我们的言行、举止,然后内窥我们的思想,看我们是否在向着正确的方向前进,如果有所偏离,立刻纠正。这样看来,在现实生活中思想政治教育功能是有一个实实在在的“硬着陆点”的。我们打开互联网微博终端,开始进入虚拟世界,在虚拟世界实实在在的我隐身了,谁也摸不着谁,微博思想政治教育似乎失去了发挥功能的“着陆点”了。问题存在总是好的,那我们就进一步探究,看看虚拟世界是否真的是虚无缥缈,不可捉摸。
      在现实世界中,人对自我的认识是通过一面“镜子”,即他人对自己的评价,进行自我反思形成的这样一种的“我思”主体;人通过微博进入虚拟世界,却可以重新塑造自我,不论是外形上还是在意识上、逻辑上等方面,是一种“可体验”②的自我主体。这样的个体样态既非纯现实又非纯虚拟,首先虚拟世界自己塑造的、可体验的自我主体是来源于现实的,来源于实践中期望的自己或者是被压抑的自己。其次,微博客的使用多用于闲暇时间,再加上智能手机等移动终端微博的使用,人们更加将零碎时间利用起来去进去虚拟世界,这样一来人们总是穿梭、游走于虚拟世界和现实世界,在虚拟世界的那个可体验的自我也不自觉地打上了现实的、实践的烙印。这样一来,微博上通过文本、富媒体塑造的自我就是现实的自我的另一种映射,他来源于实践,又通过文本、富媒体将主体的精神世界、主体的思想展现在我们的面前,那么这样展现在我们面前的思想更便于思想政治教育观察人的思想动向,人的价值取向,人的观念变迁,为微博的思想政治教育功能“软着陆”于人的思想提供了可能。
    2.微博的思想政治教育功能“软着陆”于人的精神追求和人的物质利益
    “现实的人”总是通过互联网微博终端游走于“真我”与“网我”之间,在“真我”与“网我”之间,我们通过层层剥开外壳,发现“真我”与“网我”之间存在一个同一点,即都是现实的人的思想的映射,都是人的心理的释放,这样就暂时为微博的思想政治教育功能找到了一个着陆点。那么再进一步剥开“真我”与“网我”间的茧丝、外壳,发现连接两者间的内核在于人的精神追求和人的物质利益。通过互联网终端微博进入虚拟世界的人不仅仅是某一个人,而是许许多多现实的人,当他们进入虚拟世界之后,通过比特共同创造符号,交换符号,如微博上流行的“元芳体’夕、“甄娱体”,这些虽然带有娱乐性质,但其背后体现的是个各主体间的共同认同。进入微博后各主体之间通过关注一被关注,互粉、评论、转发相互交流,构成一个个没有中心的弱关系群体,在这个群体中“我”构成了他人的存在,他人构成了我的存在。在微博中塑造的“网我”只留意的他人对其的承认,其真我的主体性意义上被群体性的主体性覆盖,作为个体存在意义上的主体被群体存在意义上,即“主体间性意义上的主体”取代。这样一个主体间性意义上的主体很容易因相互理解而构成近关系,如果将这种近关系放大到整个微博主体群,就会发现由于相互理解构成许多群体,这种相互理解再回归到现实社会,就会发现这是基于人的共同精神追求,以共同精神追求为核心的群体的真正内核在于其现实利益,所以,微博的思想政治教育功能的真正着陆点是基于主体间性的人的精神追求和人的现实利益。
四、交往视域为微博的思想政治教育功能的生成提供人文关怀
    应当承认,“人的本质不是单个人所固有的抽象物,在其现实性上,它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①在这里,“社会关系”一词说明了人的本质的社会性,“社会关系”中“关系”两字也说明了人与人、人与社会、群体与群体之间的关系,即说明我们可以从人与人之间的交往视域去审视微博的思想政治教育功能的可能性。在马克思看来,交往可以看作是人的一种本质属性,因为交往在一定意义上来说促成了社会关系的形成,而人的本质就是社会关系的总和,所以人具有交往性,单个的、孤立的人不能说明人的本质,因为他只是形态上的人,其不具备人的内核—交往。人只有在交往中才能体现人的本质,才能证明自己是生存和发展的。
    1.徽主体间交往的多极主体性和主体间性倾向为徽博的思想政治教育功能的生成提供人文关怀。
    如果从技术意义上讲的话,连接互联网的是一个个的终端节点(指的是电脑、手机以及其发布和呈现的信息),如果从哲学意义上讲的话,“在生产中,人客体化;在消费中,物主体化。”①这一个个的终端节点因为“现实的人”的使用而主体化,因此互联网的终端节点是人进入互联网的一个介质,这样延伸的话,互联网的终端也可以认为是微主体,通过互联网构成的人际网络也是以微主体为交集点的。
    我们说微主体是具有多极主体性的。即从纵向意义上来说,在微博构成的人际网络中,同一主体可以同时具有多个身份、多个人格,同一主体可以以不同的身份出现在人们面前;从另外一个方面来说,同一主体在人与人的交往中,不可避免地如其他的主体人格相碰撞、交流,擦出火花,这样这个主体的人格在不断的发展变化,在与不同主体的交流中向不同的方向发展,同一主体具有不同于自身的别的、多个主体的特征,同一主体具有了多级主体性的特征。从横向意义上来说,在微博构成的人际网络中,每个单个主体不是作为单个原子存在的,或者是成为与世隔绝的狼孩,这个人际网络由多个相互联接的主体构成,主体之间不仅仅是简简单单的物理“连接”,而是精神交流方面的“联接”,各主体之间会产生千丝万缕的联系,无法割裂,无法分开,无法脱离,因而在微博构成的人际网络中,微主体是具有多级主体性的。
      微主体具有主体间性倾向,以往人们理解的交往思维模式是“主体—客体”模式,即二者间的交流是不平等的,一者具有主动性,掌握话语权,控制整个交往流程及进度,另一者则被对象化、被物化为客体,其不具备主动性,往往是被动地跟随前者,主体与客体处于不平等的地位,仿佛是人与石头的对话,不具备交往的意义。而进入微博世界则大不相同,其完全颠覆了以往的“主体—客体”模式,转向“主体—主体”的模式。从物理连接上看,主体与主体间交流的模式应该是“主体—客体(互联网终端)—客体(互联网终端)—主体”这样看来还不是主体间的交流,但从实质上看这两者间的客体只是一个对象化的东西,其一遇到人,一遇到主体,就被主体化了,所以说微主体间的联接具有主体间性的倾向。另外一个方面来说,在微博人际网络上交流的人往往都被赋予了言说的权力,每个人都有一个麦克风,都可以对着它说出自己想说的话,总有人会对你回应,一旦有所回应,两者就发生了交流。如果是针对热点问题的话,还会让散在人际网络各个点上的人产生共鸣,他们从各方涌来聚集,产生聚合效应,产生主体间性的交流,即自愿,平等意义上的交流。因而我们说微博上微主体间交流具有多极主体性和主体间性倾向。
    我们确认无疑,微博建构的人际网络使得微主体具有了多级主体性和主体间性倾向,那么也已经足够成为微博的思想政治教育功能生成的条件,因为微博思想政治教育发挥功能的条件就是主体对主体的平等对话交流,以一者影响另一者的交流进而产生功效。因此微博的思想政治教育功能不是空穴来风,其完全是有可能实现的。
    2.微主体间的交往理性倾向和双向建构性倾向为微博思想政治教育功能的生成提供人文关怀。
    尽管微世界中存在着非理性的思想现实,但我们不能否认微主体间的交往理性倾向。“交往理性”是哈贝马斯的交往理论的基本点之一,尽管我们对哈贝马斯的理论存在各种争议,但我们不能否认哈贝马斯“交往理性”在微博世界的客观适用性。交往理性是建立在主体间性基础上的,上一小节的分析无疑己经证明微博空间存在着主体间性(不是完全意义上的)的倾向,那么在这种倾向的基础上也应当是具备交往理性倾向的(当然我们不否认其非理性的一方面,在这里我们强调的是前者)。交往的主体间性倾向认为主体间相互承认对方的存在,尊重对方的言说权利,尊重对方的人格,这是从内部的人的本质意义上的平等,这样意义上的平等可以看做是一种基础,当然也不否认其带有一点乌托邦的色彩。然而人们生存的现实世界毕竟是不同于人的精神世界的,现实世界存在各种各样的限制,束缚人的本质,让人不能实现人的主体意义上的平等交往。然而在微博世界,由人的“完美的缺陷”为动力构建的世界,多多少少是对现实世界遗憾的弥补。在微博世界,可能你看到的是很多人碎碎念,在微广场上的发泄,但是我们也看到了微打拐、微反腐、微公益这些理性的交往,这些交往就是建立在彼此认可的背景下、双方言说正确的前提下,很多人将现实中存在的不合理发泄到网上,并想要改变这种不合理,因而也引起里多极主体的某种协调,并在改变现实世界的不合理上达成某种意向,从而产生微打拐、微反腐、微公益这样的交往理性倾向,以寻求共存,互利发展。而在这种寻求共存的过程中同时也是构建双方主体的过程,在这一过程中,一方的发展促成了另一方的发展,另一方的改变也反过来促进了前者的协调,如此一来人的本质在交往中日益拓展,交往双方的人性得以完善,因而也形成了双向建构性。以往的思想政治教育正是由于缺乏这种人文关怀,导致其发展的式微,低效果的倾向。在微博中主体的交往理性倾向和双向建构性正为这种式微做出改变,为微博的思想政治教育功能的生成提供人文关怀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0%(0)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0%(0)

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