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甄别一家专业诚信的论文机构? 咨询电话: 13161669098(李老师) QQ:286399115点击即时交谈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在线留言 | 旧版站点入口  

我国强制缔约法律制度的立法缺陷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17-04-11 09:37:45

我国强制缔约法律制度的立法缺陷
    从上述立法现状可以看出,我国现行强制缔约法律制度存在以下几个缺陷:
    一、强制缔约法律制度的适用对象不广泛
    依现行立法,只有供电营业机构、邮政企业、医疗机构和公共交通运输部门才有与要约人缔结契约的义务。但事实上,对要约人正常生产生活产生重要影响的受要约人绝不仅仅局限于以上主体,许多组织提供的服务对社会公众口常需求的满足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有些公共服务组织是社会大众正常生产生活所需服务的唯一提供者,如水供应部门、煤气供应部门和电信服务部门等。有些组织提供的公共服务对维持社会正常生产生活秩序有重要意义,如旅馆业、餐饮业等。排除这些主体的缔约义务,无疑不利于保护社会公众的合法权益。
    二、强制缔约法律制度的适用条件不明确
    受要约人在何种情况下负有与要约人缔结契约的义务,其又能以何种正当理由拒绝缔约?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执业医师法》和《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的规定,对危急患者,医疗机构及其从业人员应当采取紧急措施进行诊治,不得拒绝急救处置。《出租汽车客运管理规定》规定,出租汽车内无乘客,且无其他任务时,遇到招拦停车后,出租汽车一般不得拒载乘客。上述规定仅明确了在符合法律规定的情况下,当要约人提出的服务要求在受要约人的服务范围和服务能力范围内时,受要约人不得拒绝与要约人缔结契约。但对要约人要约应符合哪些条件以及受要约人拒绝缔约的正当理由是什么却未作规定,这样便不合理地扩大了其缔约义务,也容易造成要约人的权利的不当行使。
    根据《供电营业规则》的规定,新建受电工程项目在立项阶段,用户未与供电企业联系,未就工程供电的可能性、用电容量和供电条件等达成意向性协议,供电企业有权拒绝受理其用电申请。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邮政法》的规定,用户交寄除信件以外的其他邮件,拒绝交邮政企业或者其分支机构当面验视内件的,邮政企业有权不予收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用航空法》的规定,公共航空运输企业不得运输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禁运物品,未经国务院航空主管部门批准,不得运输军火、作战物资,不得违反法律规定运输未经安全检查的行李,不得运输随身携带禁运物品或拒绝接受安全检查的旅客。因此,若旅客随身携带禁运物品或者拒绝接受安全检查要求乘载,或者旅客要求运输禁运物品、作战军火、作战物资或未经安全检查的行李,公共航空运输企业有权拒绝对旅客作出承诺,有权拒绝提供运送服务。但是,这些法律对受要约人拒绝缔约的理由的规定未能扩大到其他法律中加以适用,不能不说是一个缺憾。
    三、受要约人承诺的时间不确定
    我国现行强制缔约法律制度对受要约人承诺的时间仅在《医疗机构管理条例》中做出了规定。根据《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的规定,对危重病人,医疗机构应当立即抢救。即医疗机构对危重病人的要约应当立即做出承诺,医疗机构承诺的时间是收到要约的同时。除此之外,我国现行立法对受要约人承诺的时间再无涉及。
    对受要约人承诺的时间缺乏明确的规定,即不利于对要约人合法权益的有力保护,也不利于对受要约人义务的合理限制。
    受要约人提供的公共服务对要约人维持基本的、正常的生产生活有极其重要的意义。一方面,若对受要约人承诺的时间不做要求,有可能会造成受要约人对要约人的要约以种种理由不予回应,从而以另一种方式规避其缔约义务,最终导致契约的缔结无法实现,要约人权益的保护流于形式。另一方面,对于要约人的某些要约受要约人有必要按照法律程序进行检查、核实,以便确定与要约人缔结契约不会对社会公共秩序产生不良影响。因此,在某些情况下给予受要约人一定的时间做出承诺,是受要约人履行法定职责的必要条件,也是维护社会公共利益的要求。可见只有对受要约人承诺的时间进行规定,才能督促其及时正确的履行缔约义务,避免要约人因受要约人承诺的不合理迟延而遭受损害。
    四、受要约人以正当理由拒绝缔约应承担的附随义务不明确
    附随义务是在法律无明文规定,当事人之间亦无明确约定的情况下,为了确保合同目的的实现并维护对方当事人的利益—主要是人身和财产利益,遵循诚实信用原则,依据合同的性质、目的和交易习惯所承担的作为或不作为的义务。附随义务是在传统的法定与约定义务之外,衡平合同当事人权利义务的结果;它也是对个人与社会间的利益进行衡平与协调的有效途径。在某些情况下,要约人对公共服务的需求比较迫切,而此时由于种种原因,提供服务的受要约人又没有能力或没有必要与其缔结契约。双方的要求与行为都是合法的,如何平衡因此产生的矛盾?此时就必须明确受要约人应承担哪些附随义务。因为只要受要约人有正当理由,就有权不与要约人缔结契约。但这并不影响其对要约人负有通知、照顾和协助的义务。由于受要约人所属行业的特殊性,这些附随义务的履行虽不能从根本上满足要约人的需求,但这些义务的履行可暂时缓解要约人的迫切需求,也能使要约人的权益得到相对有效的保护。
    对于受要约人以正当理由拒绝缔约时应承担的附随义务,我国仅在《医疗机构管理条例》中有相关规定。根据《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第31条的规定,医疗机构对限于设备或者技术条件不能诊治的病人,应当及时转诊。即当医疗机构的设备或技术不能满足诊治危重病人的条件时,医疗机构有权拒绝接收病人,但此时该医疗机构必须及时将危重病人转移至其他医疗机构治疗。而在其他法律法规中都没有此类规定,这既不利于平衡要约人与受要约人之间权利义务,也不利于切实保护要约人的权益。
    五、受要约人不履行法定义务应当承担的法律责任不具体
    我国现行立法只规定了受要约人有缔约的义务,而未规定受要约人不履行该义务应当承担的责任,如《电力供应与使用条例》、《供电营业规则》、《医疗机构管理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民用航空法》、《汽车客运规则》、《出租汽车客运管理规定》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即使有些相关立法对受要约人不履行缔约义务应当承担的责任做出了规定,也仅涉及行政责任与刑事责任,而忽视了民事责任。如《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力法》、《中华人民共和国邮政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执业医师法》和《中国人民解放军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执业医师法>办法》。
    法律责任是体现法律权威性与可执行性必不可少的重要内容。缺少了法律责任的规定,就无法对行为人的违法行为进行有效遏制,对当事人权利义务的规定也必将因此流于形式。在强制缔约法律制度中,如果仅仅规定要约人与受要约人之间的权利义务,对受要约人不履行法定义务应当承担的法律责任缺乏具体且全面的规定,既不利于对受要约人的违法行为进行监督和惩治,也不利于对要约人合法权益的全面保护。
    总之,我国存在的种种现实问题及立法缺陷,都迫切需要完善现行强制缔约法律制度。通过对强制缔约法律制度内容的合理设计,发挥强制缔约法律制度在现代社会经济生活中应有的调整功能,为社会秩序的健康运行提供有益的制度保证。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0%(0)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0%(0)

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