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甄别一家专业诚信的论文机构? 咨询电话: 13161669098(李老师) QQ:286399115点击即时交谈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在线留言 | 旧版站点入口  

杨万里政论散文的思想价值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17-01-12 12:47:54

杨万里政论散文的思想价值
    南宋朝廷偏安于一隅,外部强邻环伺,内部腐朽无能。当政者坐视金兵蹂踊百姓而不顾,还对其屈辱称臣、缴纳岁币。杨万里生活在这样一个朝代,作为统治阶级中比较有正义感的一员,强烈希望当权者能够整肃朝纲、励精图治、收复山河、一雪前耻,从法制、人才等各个方面都提出了很多切实可行的主张,反映了其深刻的见识和较为进步的思想。
一、事关爱国抗金坚定不移
    杨万里出于一个国土分裂、社会动荡的时代。一方面,当权者对内镇压,对外妥协;另一方面,收复失地、国家统一是人心所向、众望所归。他的叔祖邦又为建康通判,城破不屈,面譬金帅而壮烈捐躯。一生敬重的师长王庭硅、刘安世、刘廷直、刘才邵、张浚、胡锉,尽是高风亮节的爱国者。时代的震撼,入侵者的凶残,众多英雄人物以及广大爱国军民的坚强反抗,是杨万里抗金爱国思想形成发展的背景。作为一名正直的文学家、政治家,爱国抗金始终是其政治思想的基础。作于淳熙十二年的《上寿皇论天变地震书》开篇有云:“臣闻言有事于无事之时,不害其为忠也;言无事于有事之时,其为奸也大矣!昔者贾谊陈治安之策,有膺火积薪之喻,此文帝最盛时也;苏询献审敌之策,有弊船深渊之喻,此仁宗最盛时也;西汉之文帝,本朝之仁宗,何君也?后世尧舜之君也。以后世尧舜之君,而二子有积薪、弊船之喻,何也?臣故曰:言有事于无事之时,不害其为忠也。”①尽管南宋经济繁荣,然确不是一个“无事”之朝,杨万里委婉陈言,希望统治者能够有所作为,而非一味地苟且偷安‘他多次上书申论国事,指出表面安定、实质空虚的危险性;且密切注意北方金国的动态和本朝的一切政治措施,坚持恢复中原,发愤图强,提出了很多比较全面的、切实可行的政见和战略。
    身处偏安小朝廷,面临着中原沦丧、河山半壁、敌强我弱、国仇痛切的黯淡局势,杨万里在众多政论散文中反复揭露国家弊病,坚决反对投降求和,大声疾呼:“为天下国家者不能不忘于敌,天下之忧,复有大于此者乎!”②(《千虑策·国势上》)劝当权者不可忘记耻辱,而应励精图治,奋发图强,积极筹备恢复失地。他对于现实状况有着很清醒的认识,“顷者新天子即位之初,春秋鼎盛,圣武天挺。超然有必报不共戴天之心,克复神州之志。天下仰目而望,庶几中兴之有日也。然亲征之诏朝下,而和议之诏夕出。……盖兆今日之和者,符离之役也。……是故前日之勇,一变而为怯。前日之锐,一变而为钝,安得而不归于和哉?”③(《千虑策·君道中》)纵然不断有英雄志士积极准备收复山河,但馁幸当政,近习握权,统治者也宁愿安于一隅的安稳和优握,客观上兵力屏弱,主观上亦并无收复失地、一统江河的强烈愿望,主战派在朝中遭受到了越来越严厉的打压。苦言无益,杨万里既而主张以“守而取”(《与陈应求左相书》),欲图恢复,需先充实国力。
二、事关民本思想痛切申说
    杨万里出身寒门,对劳动人民有一定的同情;而且有多年任职地方官的经历,对民生疾苦有比较深切的感受。他不断给皇帝上书、向宰相进言,要求重视民心、以民为本,轻摇薄赋,减轻百姓的生活压力,显示了其仁政治国的政治主张和情怀。    乾道八年(11'72 ),江西遇旱、四川遭水,杨万里时任太常博士,上《壬辰轮对第一札子》,开篇便云:“臣闻:国之命如人之命,人之命在元气,国之命在民心。故君之爱养斯民,如人之爱养元气也。”①接着论述了面对民不聊生的灾年时,两种君主不同的做法,劝诫孝宗轻摇薄赋、泽被灾民,则“圣主之泽如流水之源,沛然而下,无敢奎阔矣。”《上寿皇论天变地震书》中亦可见杨万里为民请命的文字:“自频年以来,两浙最近则先旱,江淮则又旱,湖广则又旱。一方有旱,则民之流徙者相续,道瑾者相枕。常平之积,名存而实亡。入粟之令,上行而下不应。静而无事,尚未知所以振之救之,动而有事,将何仰以为资耶?”②作为一名封建士大夫,杨万里对百姓能有如此的同情和体恤,殊为可贵。
    杨万里不是空洞泛泛地表达仁政爱民的政治思想,而是屡次上书,在强调民本的基础上提出了很多切实可行的具体措施,供君主采纳。《轮对札子》0x中,“臣闻:保国之大计在结民心,结民心在薄赋敛,薄赋敛在节采用。臣伏见陛下深诏执事会计邦财出入,国用盈虚之数。臣仰测圣意,将有以节财用,薄赋敛,以结斯民之心。此宗社生灵万世之盛福也。然臣尝为陛下深思其说,以为陛下虽有薄赋敛之心,恐未得薄赋敛之道;虽有节财用之心,恐未得节财用之策也。”随后就“薄赋敛之道”和“节财用之策”进行了详细解说,并指出了不行此道即会导致国贫民反的严重后果,故皇帝须足够重视这个问题,并将解决办法立为法制:“今竭东南之财,而支天下之全费。见内努之富,而忘斯民之日贫。而议者乃曰:‘有司之不能为陛下节财也。’不知有司安能节财,节财在陛下而己。臣愿陛下明诏大臣,立为法制:……盖用节而后财可积,财积而后国可足,国足而后赋可减,赋减而后民可富,民富而后邦可宁。”
三、事关重视人才不遗余力
    明君贤臣两相欢是封建时代文人们的一个政治理想,人才论也是杨万里反复阐述的一个问题。《上寿皇论天变地震书》中直言“臣闻善为备者,备兵不若备粮,备粮不若备人。古者立国,必有可畏,非畏其国也,畏其人也。”④他把人的因素放在第一位,认为强国之本为储备人才。哪个国家的文臣武将储备得多,哪个国家便拥有了外交及战争的主动权。
    《千虑策》“人才”三篇集中了杨万里对人才问题的思考。首先,在选拔人才的方法上,杨万里认为时兴的科举考试并不合适,需要改革:“国家自祖宗,知规矩绳墨之未足以罗度外奇杰之士也,是故进士任子以待群才,制科以待异才,得人盖不少矣。然自制科中罢而复行,今四十年。而竟未有一士出而副侧席之求,此其故何也?”①杨万里认为,科举时的题目在内容上与国计民生无关,在形式上被绳墨所缚而不得自由发挥,在主题思想上不过是阿谈迎逢罢了,难以录用到真正的有才之士。其次,杨万里指出了君主对人才的发现及培养的重要性:“臣尝闻之,天下之才,其生在天,其成不在天。天生之,君成之,亦君坏之。”②君王怎么用人,对于人的行为取向很有参考意义,如果君主分不清君子和小人,平等待之,君子的行为恐怕也会逐渐改变。从而劝谏皇帝要明辨忠奸,亲贤臣、远小人,才能保证朝堂的清明。这些论述直指时弊,有很强的现实性和战斗性。
    《壬辰轮对第二札子》③论述了任贤使能之难:“臣闻:人主之要道有一,而所以为要道者有二。何谓一?曰用人是也。何谓二?曰任贤,曰使能是也。有正直中和之德者,谓之贤;有聪明果敢之才者,谓之能。贤者有所必不为,故可任而不疑。能者无所不为,故可使而难御。汉高帝之于萧何、张良,托之以国,托之以子,托之以心腹。至于韩信、黯布,使之将兵,使之杀敌,而高帝之心腹,未尝敢以托之也。此任贤使能之效也。”接着劝皇帝要知人善任,选贤使能。杨万里还认为,知人善任相比较起来,善任还不是难的,难的是知人,他试着为皇帝提出了了解人品格的切实可行的方法:“然任贤非难,知贤为难;使能非难,而知能为难。……臣闻:观贤者必观其所主,观能者必观其所试。主司城正子,所以为孔子,主癖疽痔瑕,则不足为孔子。然则人君,欲知其臣之贤德软?主于司城正子,则其贤德无疑矣。欲知其臣之奸邪软?主于瘫疽痔瑕,则其奸邪无疑矣。”
    杨万里不仅在书面上论述人才之于国家的重要性,也积极向朝廷推荐人才,《淳熙荐士录》即为淳熙十二年(1185)乙巳,他任吏部郎中时为压相王准举荐的六十人名录。还有众多荐举奏状,所荐之人多为正直清刚、学有所成之士。
四、事关吏治整饰直言不讳
    国家纲纪,首重廉吏。不管统治者有多么正确的政治主张、多么美好的社会理想,基层官吏是政策的直接执行者,他们是百姓眼中的朝廷的化身。所以,要确保政策的有效实施,必须整肃吏治。杨万里有下层官僚的体验,他很清楚官吏和百姓的矛盾;他又曾任吏部员外郎、吏部郎中,所以有大量论及整伤吏治的文章。杨万里的这些文章大多能够切中时弊、一针见血,绝非粉饰太平、无病呻吟之作。
    他对于国、君、吏、民的关系有着十分清醒的认识,“民者,国之命而吏之雌也。吏者,君之喜而国之忧也。天下之所以存亡,国柞之所以长短,出于此而己矣。”(《民政上》①)不是官吏都喜欢与百姓为敌,而是如果不压榨、扰乱百姓,他们很难出政绩,出不了政绩,就讨不了君主和上级的喜欢,这四者是种很纠结的矛盾关系,在这种矛盾关系中,君主起着很关键的作用。所以君主一定要广开言路,节制喜怒,明察秋毫,慎重出台政策。“是故一政之出,上有意而未决,则吏赞之。上有命而未行,则吏先之。吏所以赞上之决而先上之行者,非赞其便民者也,赞其不便于民者尔。……朝廷将额外而取一金,以问于某土之守臣,必曰可也。民曰不可,不以闻矣。不惟不以闻也,从而欺其上曰:‘民皆乐输。’又从而矜其功曰:‘不扰而集。’上赋其民以一,·则吏因以赋其十。上赋其民以十,则吏因以赋其百。朝廷喜其办,而不知有破家瓷子之民。赏其功,而不知有愿食吏肉之民言吏之肉不足食也,功归于臣,怨归于君。利于国者小,害于国者大,此可悼尔!……古之人君,所以至于民散国亡而不悟者,皆吏误之。”在当时庸碌软弱的小朝廷中,如此清醒透辟、直言不讳,不是贞刚正直、耿介敢言之人,没有卓越的政治眼光的胆识,委实出不了这么精准大胆的言论。
    在《壬辰轮对第一札子》中,杨万里就进一步强调吏治的重要性',"yDe“然爱民者,
君也。推君之惠而致之民者,吏也。……吏之奎阔上泽如此,可不昭然远察哉?”②《得临漳陛辞第一札子》中,也陈述了贪官污吏的危害,恳求皇帝能够反腐倡廉:“知为民之蠢者,莫大于贪吏,……将欲闭不善之门,必先开为善之路。示以所畏者,所以闭不善之门也。表以所慕者,所以开为善之路也。今夫某贪吏,某贪吏上之人从而刑之,则贪者将惧,而曰贪不可为,此所以闭不善之门也。今夫某廉吏,某廉吏上之人从而举之,则廉吏将劝,而曰廉不可不为,此所以开为善之门也。”③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0%(0)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0%(0)

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