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甄别一家专业诚信的论文机构? 咨询电话: 13161669098(李老师) QQ:286399115点击即时交谈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在线留言 | 旧版站点入口  

影响世界粮食安全的主要因素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17-01-10 12:48:05

影响世界粮食安全的主要因素
一、传统因素
1..1耕地一世界粮食安全的基础
    众所周知,粮食安全得直接影响者是耕地的数量和质量。世界现有耕地分布和增加呈现不均衡特点,近些年来,一个总的趋势是全世界耕地面积增加缓慢,很多主要粮食生产国的耕地数量正在不断减少,质量也在不断的下降;发展中国家耕地总量较大,但人均耕地面积远远低于发达国家水平;部分发展中国家耕地储备丰富,但受到基础设施、劳动力素质与农业科技水平等因素制约,短中期内粮食增长潜力有限。
    根据《土地管理法》和《土地分类》的规定,“耕地是种农作物的土地,以种农作物为主;每年平均能确保收获一季的已开垦滩地和海涂。”从这里面可以看出,耕地是土地的精华,耕地作为粮食生产的载体,它具有稀缺性和不可替代性。目前,世界可适宜用作耕地的土地面积约为420000万公顷,仅占世界土地面积的30%左右。而对于现今的各国来讲,在工业化进程的不同阶段,都存在将耕地非农业化趋势,如将耕地用作建筑用地等,而这种耕地非农占用,将使本已有限的耕地更加稀缺,使世界面临日益严重的耕地减少问题。加之其它因素污染耕地,造成耕地质量下降,加剧了实际可利用耕地数量不断减少的趋势。
    受人口的增长,生物质能源的开发及其它不可预知因素的压力的影响,人们对粮食的需求会不断增加。为满足人们对粮食的需求,未来世界粮食生产与供给的压力将逐年增大,因而粮食生产对耕地的需求也将逐年增长。因此,世界耕地供给能否满足粮食增产的需求,将直接关系到世界粮食安全与否。据联合国粮农组织的数据显示,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世界耕地面积保持小幅稳定增长。从1965年至2005年,世界耕地总面积从129919万公顷上涨到142117万公顷,增幅达9.4%;耕地面积年均增加305万公顷,年均增长率为0.22% o但自2001年以来,世界耕地面积年均增长率逐渐减缓。2001年,世界耕地总面积为141240万公顷;2005年,世界耕地总面积为142117万公顷。由此推之,2001-2007年,世界耕地面积增加了8”万公顷,耕地面积年均增加为约220万公顷,年均耕地增加率仅为0.15% a 2007年以来,世界耕地面积增加减缓,即世界耕地增加面积相对减缓,给出了一个信号,即世界耕地供给前景不容乐观。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世界耕地面积的减少,意味着粮食产量增长更加困难,无法抵消世界人口快速增长、人们膳食结构变化以及生产替代能源等影响,加之,世界耕地面积分布不均匀,在世界范围内的粮食安全问题方面冲击很大,所以在保证耕地数量方面,提高己有耕地的质量方面,走耕地可持续发展道路,是对待耕地的应有之策,是确保粮食安全的重中之重,是各国粮食战略的首要环节。
1. 2淡水—世界粮食安全的生命线
    水,尤其是淡水是生命之源。淡水是水资源的重要组成部分,淡水资源是指可提供人类生活饮用、牲畜饮用和农作物生长的水源。农作物的生长离不开淡水,淡水是支撑现代农业的重要支柱。现有世界淡水呈现供给紧缺且分布不均衡的状态。从世界淡水资源的现状看,农业用水供需失衡,制约了粮食增产。淡水,作用于经济社会的各个领域,随着经济的发展和人类的进步,淡水资源具有多功能性,其作用不可替代。兴修水利,发展灌溉技术,利用淡水灌溉是发展粮食生产的重要措施,合理保护和利用淡水资源,是确保粮食安全的前提。农业可以分为旱地雨养农业和灌溉设施农业两大类,所以,发展灌溉农业,加强水利建设,合理利用淡水资源,增加农田灌溉面积,对粮食的增产的意义非常重大。
    有些专家甚至认为,在以后的国际社会,世界农业尤其是粮食产量在淡水的影响方面会超过耕地,成为影响安全得最重要因素。考察世界粮食生产对淡水资源的需求,不难得出结论,世界淡水资源的供给面临巨大压力,世界淡水资源短缺。如根据联合国预测,世界粮食的需求量正在增加。假设现在有的淡水资源的利用水平不改变,为了满足世界粮食的需求,在用水量方面,世界粮食生产将应该增加百分之七十到百分之九十。虑到世界淡水资源分布不均衡,这种不均衡性将加剧世界淡水资源的紧缺。当今世界,淡水资源在世界水资源总储量中的比重低,据联合国统计,世界水资源总储量约为1408000万亿立方米,其中大部分是海洋中的咸水,约为1372800万亿立方米,占世界水资源总储量的97.4%。己探明的淡水资源储量中,绝大部分分布在不能或不易使用地区,如两极地带。可利用的湖泊、沼泽、河流和土壤中所含淡水还不到0.5% o淡水资源分布不均衡使本已紧缺的淡水资源雪上加霜。淡水资源分布不均衡体现在洲际间、国家间和一国内部不同地区之间。以淡水资源国家间分布不均衡为例,在世界各主要粮食生产国,巴西由于地处南美大陆的热带雨林地区,人均淡水资源占有量居于世界前列;仅次于巴西的是俄罗斯,淡水资源总量达4.5万亿立方米,人均3.15万立方米:美国和加拿大淡水资源总量分别为3.1万亿立方米和2.9万亿立方米。加拿大人均淡水资源占有量约9万立方米,居世界第一,与加拿大相比,美国人口相对较多,其人均淡水资源占有量约为1万立方米。中国和印度这两个发展中国家,淡水资源拥有量分别为2.8万亿立方米和1.9万亿立方米,考虑人口因素,人均淡水资源占有量仅为2137立方米和1718立方米。仅从淡水资源国家间分布不均衡的角度考量,由于淡水资源供给水平较低,中国和印度两国的农业国际竞争力远不及欧美和南美诸国。确保粮食安全所需的淡水资源量是保障粮食安全的生命线,为此,缓解世界淡水资源供需矛盾,克服或抵消因淡水资源分布不均衡而恶化的淡水资源供给水平是当务之急。
1.3人口—世界粮食安全的重要标准
    耕地和淡水两种资源供给的充足性,是粮食安全的最重要的要求。耕地和淡水资源达到何种水平,我们才将其认定为充足?亦即判断耕地和淡水资源是否充足的标准问题,人均占有量是除总量以外最重要的判定标准。粮食问题是关系到全世界所有人切身利益的问题,人只要活着,就得考虑温饱,所谓“手中有粮,心中不慌”,解决温饱问题,是安定人心的重要战略举措。为此,必须使粮食供给与人口问题结合起来思考,使粮食供给与人口因素相协调,保持粮食供给增加率与世界人口增长率相适应,是确保世界粮食安全的重要指标。
    在人类发展史上,由于高出生率与高死亡率相抵消,世界人口曾长期处于缓慢增长状态。1804年,世界人口只有10亿,后由于科技进步以及医疗技术的提高,世界人口增长速度逐渐加快。1927年世界人口为20亿,1960年达到30亿,1974年增至40亿,1987年突破50亿,截止1999年10月12日达到60亿。德国的世界人口基金会称,目前全球人口正处于高速增长期,人口迅猛发展使世界粮食供给的压力加重。目前,世界人口增长的90%来自发展中国家,而在非洲的撒哈拉沙漠以南地区,人口增长率为世界之最。据估计,2000年,世界人口的79%生活在发展中国家,而到2020年,这一比例将达到83%,这给世界特别是发展中国家带来极大压力,加剧了耕地、淡水资源等一系列危机,使许多人面临着饥饿,威胁着世界粮食安全。由于人口抵消了一些国家的耕地、淡水资源优势,使得世界上一些国家尤其是发展中国家出现了总量较大但人均占有量低下的尴尬,不断增长的人口成为一些国家不可承受之重。甚至不断增长的人口沦为一些国家,如粮食霸权控制他国国,干预他国粮食安全的工具。
    美国国务院高级计划官员乔治·凯南,在1948年的备忘录中说“世界近50%的财富被我们占有,但是人口却只有世界的6.3%。亚洲的各个国家跟我们的差距更加显著。在这种条件下,我们不可以成为嫉妒的目标。下一阶段我们的任务是构想一种在不危害到我们国家的安全的情况下让我们保持这种差距的模式。”这段话中的“保持这种差距”,它的言下之意是在战后,一个由美国主导的世纪到来的同时,美国要将在二战中所获得的战略优势转化为权力,以推崇民主价值观念的理想主义愿望和在世界范围内推行其自以为是的民主制度现实主义行为,将世界其他国家纳入美国发展的战略轨道,通过对粮食这一人类赖以生存物质资料的控制,实现统驭世界的终极目标。在这一终极目标的指引下,粮食总产量和人均产量成为美国手中的筹码,企图凭借粮食生产大国地位,加之美国人少优势,实现人均粮食产量居世界粮食出口总量中的主导地位,使人口数量与粮食供给水平保持平衡,攫取世界粮食安全维护者的权力宝座,进而干预他国的粮食安全。
    由此可见,人口是衡量世界粮食安全的重要标准,忽略或离开人口因素,世界无法精确给出耕地、淡水资源是否充足的答案。但注意切不可将人口因素视为唯一因素,否则将陷入误区,正如1994年10月,美国学者莱斯特·布朗在一篇名为《谁来养活中国》的文章里指出,中国人口的不断增加导致了对粮食的需求的增加,而土地资源是一定的,并且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发展,粮食生产会逐渐减少,粮食的短缺就会越来越严重,他提出了一个非常严峻的问题“谁来养活中国”。从而得出这样的结论:中国粮食的缺口将会造成世界粮食危机。不仅中国,而且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是无法接受的,因为中国对世界粮食安全的贡献有目共睹。除了耕地、淡水和人口以外,影响世界粮食安全的传统因素还有很多,如气候,就严重影响到粮食的生产。伴随着全球气候变暖,自然灾害频仍,如严重干早和洪涝灾害等,农业面临粮食减产的严峻考验,气候对农业的影响加大,加剧世界粮食供需矛盾。
二、非传统因素
2.1粮食霸权
    纵观历史,粮食是封建帝王维护江山社樱的头等大事;纵观世界,粮食是世界各国在外交等方面的的重要武器。现在,我们再看粮食问题,就会发现粮食仍然是维护国家战略利益一种新式武器,这种新式武器我们暂且将其命名为粮食霸权。霸权(Hegemony)一词出自于希腊Hegemonia,朗曼词典的解释为“一个国家对其他许多国家的领导”,牛津词典对此有更加详细的释义,霸权是“领导、支配、优势,尤其是指一个国家对其他国家的支配。”基欧汉在《霸权之后—世界政治经济中的合作与纷争》里将其解说为一个单一的支配世界的力量,或更确切地说,霸权指一个国家拥有充足的军事和经济力量,并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其他的国家与非国家行为体,并且操纵国际体系的运作。由此可见,霸权是意味着一个单一的具有超强的政治、经济、军事等实力的国家支配着国际体系。进而可以这样认为,粮食霸权是指一个政治、经济、军事等比较强的国家,把粮食作为武器,实现和维护国家的利益同时支配其他的国家与非国家行为体的经济运行,从而实现对国际体系的操纵。

[1] [2]  下一页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0%(0)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0%(0)

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