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甄别一家专业诚信的论文机构? 咨询电话: 13161669098(李老师) QQ:286399115点击即时交谈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在线留言 | 旧版站点入口  

《裁判的方法》读后感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4-05-20 21:34:19

《裁判的方法》读后感


 
《裁判的方法》读后感
作为司法者,法官有幸被称为“法律世界的国王”,但当我们以铁肩担道义的情怀,在人民心中耕耘法律信仰的时候,却也曾意兴阑珊,因为走进“故事里的事”去演绎“公正的艺术”,无论是“以无情的目光论事”,还是“以慈悲的目光看人”,我们的良知和智识都会遭遇诸多的拷问和困扰,坚实的前进亟需我们有力量的思考总结实践经验,提炼共性问题,创新相关理论,再进一步指导审判实务,便成为增强司法能力、提高司法公信力的重要途径。随着西安市两级法院法官对“民商法理论与审判实务”、“征地款分配纠纷审判实务与研究”、“城市房屋拆迁及‘城中村’改造的法律适用等专题的深入研讨,审判中更具一般意义的裁判方法问题,如法律漏洞如何去补充?法律如何解释最合理?公共利益与个体利益如何去衡平?便需要我们在深入调查的基础上进行穿透心灵的思考。
    什么是裁判的方法?一个好的法官,就是我们平常说的高素质的法官,其高素质是由两部分组成的。一个是要公正、有良心,另一个就是理性。什么是理性呢?理性就是知识智慧,具有法律知识,掌握法律理论,掌握方法,另外就是经验,包括裁判经验和社会生活经验。这个经验很重要。要判断原告说的是假话还是被告说的是假话,经验是很重要的。方法是什么呢?方法不限于裁判的方法,包括庭审的方法,裁判文书的写作方法。裁判的方法,实际上就是一个事实认定的方法和一个解释适用法律的方法。对于裁判的方法我有一点认识,什么是裁判的方法?裁判的方法就是帮助我们法官进行正确的法律思维,最后得出公正的裁决的一套规则、技巧、方法和理论。法官掌握了裁判的方法,就可以正确地进行法律思维,保证裁判的公正。由于掌握了裁判的方法,我们的法官在裁判当中就有了能动性,法律本身也变了,法律不再是僵化的法律、死的法律,变成了活的法律,即"活法"。只有我们掌握了一些方法、技巧之后,我们才能灵活运用这些法律,掌握这些方法以后,法律在我们面前就成了我们为实现公正而进行操作的工具。没有掌握这一套方法,法律在我们面前就是僵死的、凝固的,我们的法官在法律面前就感觉很被动。明明知道这个判决结果不公正,但没有办法,误以为"法律就是这样规定的"。我们掌握了裁判的方法后,我们就有了能动性,法律就成为保障我们最终作出公正裁判的思维框架。
读梁老师<<裁判的方法>>,对民法解释学理论情有独钟,加深了我对民法的兴趣。关于此书不得不提及的是梁老师致力于中国法治之路的拳拳之心,日月可昭,让我们这些晚辈很是敬佩,这本书是梁老师写给中国所有法官的,告之以先进的理论与独有的审判艺术,独具特色,百读不厌。前些天看到一文章也是写中国法官审判的,顿时让我眼前一亮,为其理论所折服,全文如下:
中国法官在做足案件事实认定工作的基础上辅以地方性知识和朴素的道德正义观念,较为成功地应对了中国司法的审判任务,但因为其专业知识结构上的缺陷,在法律适用环 节仍然受到理论界的批评,被认为总是先出裁判结果,后找法律依据。这些善意的批评 大多是中肯的,但就先出裁判结果后找法律依据这一点,却有可辩之处。
转身寻找法律依据之前,实质判断可以先行一步吗?
上世纪90年代初,我国学者梁慧星教授在其《民法解释学》一书中为我们介绍了兴起于日本的一种法律适用方法即利益衡量论,这种源于德意志的自由法学、利益法学,并受 到美国现实主义法学强烈影响的法律适用方法主张:在案件事实查清后,应当综合当地的社会环境、价值观念及经济状况等去把握案件的本质,并对当事人的的厉害关系作出实质判断,然后再附上法律的理由使之合法化。其操作规则即实质判断加上法律根据。这种利益衡量理论与我们观察到的中国法官的裁判相当类似。
中国的法官们以其扎实的事实认定和极具人情味的劝戒调解,将大量纠纷解决在基层,其背后的重要原因就是他们依据地方性知识和朴素的道德正义观念对具体个案所作出的正确的实质判断,随后引据的法律条款只是让这种判断获得了国家权力的威严,仔细阅读基层法院的大量裁判文书我们可以很容易地发现这一点。这种方法可能是他们回避专业知识结构缺陷的策略性选择,但另一方面,我国历来讲究天理人情,普通百姓的正义观念是直观朴素的,因此,我们的法律制度和法律裁判的确应当符合生活常理,否则,它们必将遭受民众的强烈质疑和挑战,现行人身损害赔偿制度中的城乡差异论争便是例证。转身寻找法律依据之前的实质判断,可以使案件的处理合乎情理在先,法律规则的选择适用又使裁判结果合乎法理在后,这样,争讼的处理结果自然更容易为当事人接受。因此,这种先行的实质判断具有相当的合理性。事实上,法律制度发达的英美国家中,陪审团的有罪无罪判断就是在职业法官适用法律之前的实质判断。
我们同样也可以从法律推理的过程本身来论证这种实质判断先行的正当性。众所周知,法律裁判的三段论逻辑推理是:法律法规为大前提(T→R),案件事实为小前提(S=T),裁判为结论(S→R)。简言之,大前提既定法律规则是对典型行为典型关系的处理,小前提个案事实是对争讼案件中的行为与关系的确认,裁判结论即法院裁判,则是对涉案当事人关系和行为的评价,以及对涉案当事人权益的处置。由此可见,虽然法律规则是法官裁判的潜在标准,但是,具体的个案事实才是案件处理的真正基础,我们的具体审判工作也是从案件事实的认定开始的,然后才返身去寻找法律规则(S→T→R)。另一方面,既然法律规则是人们行为关系的规范标准,那么,它的反对解释就是:任何具体法律规则都不应当违反日常生活逻辑,否则必然会遭受普通民众守法义务的质疑,因为作为一般公民,人们只需要懂得生活常识,而没有义务去学习诸多的法律理论知识。因此,实质上,对个案的综合把握及由此而来的实质判断应当成为法律选择适用的基础。
应当强调的是,利益衡量的实质判断是有其相应结构和方法的,随后的规则适用也必须遵行效力位阶原则等标准,我们的法官们需要在法律的解释适用环节加强学习。与此同时,决策规则的立法者也应当更多地倾听审判一线的声音,让我们的法律更合乎中国的风俗人情。
研读梁慧星先生《裁判的方法》一书,深受启发,振奋之余我们冷静思考:探索裁判的方法确实能够为我们在司法实践中精心梳理法治本土资源、合理配置权利义务、推敲考量程序正义提供—把思想的钥匙,能够为司法公正之火的熊熊燃烧添加智识的燃料带着思索与追问。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0%(0)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0%(0)

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