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甄别一家专业诚信的论文机构? 咨询电话: 13161669098(李老师) QQ:286399115点击即时交谈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在线留言 | 旧版站点入口  

谈曹禺《雷雨》的戏剧艺术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本站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0-01-15 12:06:31

                 谈曹禺《雷雨》的戏剧艺术
摘要:曹禺的出现在中国话剧史上有重要的意义,他的《雷雨》是现代话剧艺术成熟的标志。无论在人物形象、大型化的结构、戏剧语言等方面的创造上,他所达到的水平, 都高于过去的剧作家,把我国话剧艺术提高到一个崭新的水平。本文将从多方面探讨《雷雨》的戏剧艺术,希望对此作品极其曹禺的戏剧艺术有更加深刻的了解。
关键词:曹禺;《雷雨》;戏剧艺术;话剧
中国近代著名的戏剧作品《雷雨》中人物的冲突激烈、典型,人物的冲突有着当时深刻的多元化社会文化根源,也反映了作者曹禺的思想观念。直到今天,我们中国话剧与国外文学艺术界进行文化交流时,《雷雨》依然是“王牌”,是压轴戏。我们不管是阅读它还是看由它改编搬上舞台的戏,都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激动和冲动。曹禺的《雷雨》的艺术结构方式源自于曹禺内在情感表达的需要,而不是某种概念或推理的演绎。由于曹禺在《雷雨》中所表达的个体生命体验既真切感人,又极富现实性,因此,这种个体的生命体验包含着丰富复杂的历史的、人性的蕴藉,这样就使《雷雨》戏剧艺术具有了多义性。曹禺在《雷雨》中所表现的高超的戏剧艺术确立了《雷雨》在中国戏剧史乃至世界剧坛上无可争辩的戏剧代表作地位。它是作者学习和引进西方戏剧创作理论和创作方法对中国古典戏剧进行改革的成功范例。
1 艺术风格
1.1 从多层次、多角度揭示人物内心世界
作家从人物的内心世界出发,严格遵循着人物思想感情的发展逻辑,写出了人物的行为、发展和结局。周繁漪是一个内心有着极大热情的人物,强烈追求自由,她厌恶像牢笼一样的周公馆,尽管她对周朴园的专横、冷酷充满厌恶和愤恨,却又不得逃脱。十几年,她始终被关闭在令人透不过气来的生活圈子里,强烈渴望着自由。她把挣脱的希望寄托在周萍身上,死死地抓住周萍不放,表现了一种阴鸷的爱。但周萍原是一个懦弱者,为自己的利益却要摆脱她,使她绝望而疯狂起来,导致她的悲剧结局。在这里,人物性格自身的矛盾,也表现为内心深处的巨大感情冲突。伴随着人物感情潮汐般的涌动,人物的性格得到充分的展现,形成了振撼人心的艺术力量。周朴园是所有戏剧矛盾的中心,他直接或间接的引发了各种矛盾。从作者本意来说,也主要想塑造周朴园这个典型人物形象。作者通过周朴园这一形象的塑造,着力表现封建宗法家族制度对人性的牵制与扭曲,表现整个宇宙的残忍和冷酷,同时也揭露了阶级矛盾的尖锐性。无论是血缘的关系还是阶级的矛盾所编织的无形巨网,所有的人都难以摆脱痛苦和不幸,即使是周朴园本身,既是悲剧的制造者,又是罪恶的受害者,在尾声中处于清醒状态的周朴园,看着两个发疯的女人,独自咀嚼着自造的苦痛。
1.2 情节生动、丰富、紧张
《雷雨》构剧堪称典范,舞台时空高度集中,所有故事都发生在24小时内;地点集中,三幕在周家,一幕在鲁家;剧中事件交错复杂,但线索明显。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故事,而这些故事又交织起来,连结在剧情发展的主要纽带上,组织在一个严谨而完整的结构中,增加了情节的丰富性。周萍同繁漪的乱伦关系是畸型的社会制度的产物,揭示了掩盖在道德面纱下的周公馆的罪恶。剧情充满了巧合关系的诸多纠葛,异常深刻地表现了不可调和的对立。周朴园并不因为知道鲁大海是他的亲儿子而不追究其罢工行为;周萍看见鲁大海怒斥周朴园而大打出手,亲兄弟之间发生了尖锐的冲突。在这里,阶级关系撕破了血缘关系,在这些看来由于血缘关系而巧聚起来的冲突,更真实、典型地提示了阶级本质。《雷雨》情节的生动性,一方面表现为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剧情跌宕上;一方面表现为情节本身具有内在吸引力以及场面的牵动力。剧作家充分利用每一个场面所提供的时间和空间把戏做足,把人物感情尽可能全部挖掘出来,并做到一个场面比一个场面深化,使剧情迅速发展。同时,通过场面连续的起伏跌宕,紧紧抓住了读者和观众的心灵。
1.3 潜台词运用多,富有戏剧性
《雷雨》的潜台词,准确传达着人物更深层的心理动机和真正的语言目的,从而更充分展示剧中人物的个性特征。从剧中的潜台词也可帮助我们找到这种构剧的痕迹。例如:四凤给蘩漪送药,对于一个丫头蘩漪也只好幽幽怨怨地说:“这些年喝这种苦药,我大概是喝够了”。“苦药”、“喝够”的潜台词道出了:一是蘩漪在周公馆所受到的郁闷和痛苦;二是蘩漪对周朴园的不满。只要周朴园在,她就得喝药,她没有愿不愿意的自由;三是蘩漪内心已积蓄反抗之“力”。 以此观之,人物深层心理动机、隐蔽的欲望、情感、思想、意志等,都隐含在潜台词中,剧作家借丰富独特的潜台词,揭示富有个性、形象丰满的人物,含而不露,意味隽永,让读者在咀嚼回味中得到艺术熏陶。《雷雨》第一幕有一段情节是繁漪与四凤连续不断的对话,从对话表面上看是主妇向女仆打听大少爷的消息,这是普通的家务事,语言平淡琐碎,似乎无文采。可实际上,主人明知对方是情敌,但彼此还不想此时公开真相,于是在一问一答之间,两个人心里都波澜起伏,却又生怕对方看破自己的秘密。可以说,这段对话是在平淡中显波澜,虽琐碎但深刻。《雷雨》语言富于戏剧性,妙趣横生,引人人胜。戏剧性的语言不仅仅是因为对话,而其秘诀却在于对话中必须使得一方对另一方发生着影响,它通过一方的暗示、试探、进攻等,使另一方惊疑、担心、忧虑、欣喜,进而产生新的动作。这样就使观众产生一种紧张的期待,同时产生悬念。可以说,曹禺善于驾驭这种语言的戏剧性,这也是造成人物性格冲突的动因。
2 艺术构思
2.1 运用现实主义的创作方法
任何一部文学作品,都是客观现实和作家主观的统一体,无法拒绝也不能缺少作家主观的观照。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的旧中国社会,中国社会传统的文化与西方资本主义社会新兴的资产阶级文化相互交流、碰撞,产生了那个时代的多元文化。《雷雨》的作者曹禺生于20世纪初,当时正是中国社会新旧交替、激烈动荡的年代,他出生在一个没落的封建官僚家庭, 整个家庭的气氛是压抑郁闷的,亲眼目睹了旧家庭家长统治的罪恶、妇女受压迫的痛苦、劳动者悲惨的遭遇,并深切地感受到封建社会的丑恶和黑暗。曹禺在营构《雷雨》这部戏剧时,经过慎重的思考,他从被压迫者在社会和家庭中的命运与地位的角度出发,运用现实主义的创作方法,描写了在20世纪20年代前后半封建半殖民地的中国社会中,一个具有浓郁封建色彩的资产阶级大家庭的罪恶统治、精神危机和最后崩溃的故事。《雷雨》在艺术构思上以那个弥漫着令人窒息的封建主义气息的周公馆作为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的缩影, 而周朴园则是带着浓厚封建意识的资产阶级代表,全剧主要是围绕周朴园与周围亲人所发生的错综复杂的矛盾而展开,把时代生活中交汇的多元文化融人人物性格之中,并通过人物之问的冲突展示了现实社会中不同属性的中西文化,使《雷雨》带上时代文化的丰富内涵,远远走出了命运观这种原始文化的范畴,从而也超越了作者主观的局限性。
2.2 以血缘关系为纽带的悲剧技法
以血缘关系作为结构的纽带,成功地熔两方的三种悲剧形式的技法于一炉。写侍萍:吸收了古希腊“命运悲剧”的写法;(侍萍重新出现在周公馆.她饭力使女儿免人陷阱却偏偏落人陷阱,无法逃脱命运的安排、捉弄。)写繁漪:吸收了莎士比亚式的“性格悲剧”的写法;(描写“她爱起你像一团火,那样的热烈,恨起你来也像一团火,把你烧毁的”。客观上揭示了造成悲剧的原因,并涉及到了社会上的阶级矛盾,则受了易卜生《群鬼》等“社会悲剧”写法的影响,用以反映民族的生活,从而写出了中国现代第一出真正的悲剧。
3 艺术特点
3.1 血缘亲子关系为主体
《雷雨》的情节结构,是一幅以血缘亲子关系纵横交织的网络整体。以亲缘关系连结了冲突各方的人物,使结构十分紧凑。它要在一天时间了结周朴园几十年的冤孽, 所以各种关系均已到了一触即发的地步。《雷雨》中8个人物之间均有家庭和亲缘关系,而作者正是利用这些关系在特殊的时空点上展现不可调和的矛盾纠葛,才使得剧情的冲突更加复杂化、尖锐化,从而推动剧情的发展。比如蘩漪与周朴园貌合神离的夫妻关系,与周萍始乱终弃的关系,还有与使女四凤的“争风”关系等,造就了蘩漪变形的、复杂的性格,而每个关系的结局,我们所看到的都是蘩漪及其关系人物命运的悲剧。每个关系中所出现的性格冲突都使剧情得以发展。
3.2 高度个性化的人为核心
曹禺把刻画血肉丰满、高度个性化的人, 作为话剧文学创作的核心, 运用动作停顿、哑场、气氛、渲染、象征和表现等多种艺术手法, 充分揭示了人的精神世界的复杂性、多面性和立体性。因而, 其戏剧冲突总是建立在心理意志上的心灵交锋和自我内心搏斗, 具有真正的戏剧性, 而且满贮着深广的历史内容。其戏剧结构体现多组冲突互相纠结,疏密得体,成网络状;行动线索,极尽“吞吐收放” 之能事, 张驰有致, 螺旋式上升, 因此故事情节跌荡变幻、动情力大。其戏剧语言生动、精练、含蓄、隽永, 达到了心灵动作性, 彻底克服了过去话剧文学由于不成熟带来的诸种弊端,标志着这一文学样式开始进入确立符合现代中华民族审美习惯的新型审美形态的成熟时期。
3.3 戏剧的主题建立在生存的悲剧上
曹禺在《雷雨》中更加着力去写“宇宙里斗争的“残忍”和“残酷”,写人的追求与挣扎,体现他对人类的生存困境的关注、探索和认识。本文认为,《雷雨》真正的主题建立在生存的悲剧上。剧中八人三十年的恩爱情仇形成的纠葛在一个雷雨之夜爆发。每个人都以强烈的意志去行动,努力地拯救自己,苦苦地挣扎,要摆脱痛苦,达到目的,追求幸福,寻求精神的安慰和解脱,但每个人的追求都被打击,欲望都被遏制,意志都被消耗,灵魂都被拷问,生命都被损害。蘩漪留不住周萍,周萍也走不了,侍萍带不走四凤,四风也无法与周萍结合,周冲的理想破灭,鲁大海的罢工失败了,鲁贵不能重返周家,周朴园也完全失去了家庭的秩序和自己的尊严。这两个家庭,死的死,疯的疯,活着的人也陷入了无法自拨的痛苦之中。他们无一例外地经历“生存-痛苦-寻求解脱-失败”这个过程,无一例外都走向了失败和毁灭。这是剧中八个人物共通的“生存的悲剧”,但具体到不同个性的人物情形不完全相同。

[1] [2]  下一页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93%(27)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7%(2)

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